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周小川、保罗·罗默陆家嘴对话:需要给予全球金融市场一定稳定的信号

第一财经2019-06-16 19:46:16

贸易领域产生的问题有可能再度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

5月以来,贸易摩擦继续,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大,面对不确定性的增加,全球应该如何应对和前行?

6月14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全球经济增长新视野下的中国金融开放”全体大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罗默(Paul Romer)就贸易摩擦、全球科技发展、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金融开放等话题进行了讨论,这场对话由《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主持。

贸易政策才是解决贸易摩擦的治本办法

论坛上,罗默表示认同专业化可以形成国际贸易回报的递增。在1987年的一篇短文《以由专业化引起的规模收益递增为基础的增长》(Growth Based on Increasing Returns Due to Specialization),罗默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了规模报酬的产生,即生产的专业化(表现为经济中中间产品的增多)会导致规模经济的出现,进而让持续增长变为可能。

“现在世界上的专业化并不是非常多,但这对于整个世界多样化的生态系统是有好处的,技术和贸易的进步仍然会继续,可能在未来几十年不像以前那样全球化了。”罗默称。

罗默在过去几次接受采访时也提及,全球化的福利并没有被美国所有人均等共享,因此出现了反全球化浪潮,但美国的很多问题需要靠内部政策解决,而不是靠所谓的“贸易战”。

罗默的主要贡献是“内生增长理论”(The Endogenous Growth Theory)。该理论认为经济增长受内生而非外生因素的驱动;对人力资本、创新和知识的投资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罗默的模型可以简单通俗地表述为:部分人从事科学研究和创新,并把成果有偿转让给企业,企业将其商业化后获取利润。同时,他也认为,要开放全球商品交流、资金交流、信息交流和人员交流。

周小川认为,贸易摩擦最终仍需要以贸易政策来解决。“打贸易战没有赢家,大家的GDP都面临不同程度的收缩,首先从宏观上来讲,增长放缓或者收缩会带来副作用,一般采取一些更为积极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在调整经济增长速度增强信心方面,因为贸易摩擦会打击信心,也影响金融市场,宏观政策的调整会起到一定正面的作用。同时,这些宏观政策一般是总量政策,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想传导到具体的点是有难度的。”

在周小川看来,在短期宏观政策调整下,应该追求更治本的办法。“治本办法有两个:一是通过贸易谈判,通过WTO改革使搞错的贸易政策回归正常,这是对症下药;二是对于中国来讲,对美国出口减少的部分要尽可能通过扩大销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国家,中国这方面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周小川提及,贸易领域产生的问题有可能再度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G20大阪峰会马上要召开,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应该借这样的场合,重点研究这个问题,对全球金融市场给予一定稳定的信号。”

中国科技加速发展无法阻挡

随着贸易摩擦继续,各界对于科技摩擦的担忧也在上升。罗默认为,一个多样性的科技生态更加有利于全球发展。

周小川则认为,中国在某些方面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但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科技进步是不可阻挡的。

他认为,有了投入、政策激励、设备和人才,中国在有些科技领域可能很快取得成果,有些则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

罗默补充道,在全球,需要防止高科技公司的垄断。“高科技让很多公司成为垄断者,然而这些公司并没有为提升全要素生产率(TFP)做出应有的贡献,而没有限制市场垄断行为或督促高科技公司真正为经济创造价值,是经济学家和监管部门的失职。”

罗默的整个研究生涯都在关注硅谷等科技生态的发展。“高科技让很多公司成为了垄断者,他们针对一个特定市场,创造出一个平台,免费供大家使用平台,此后大家都被牢牢锁定,而这个平台就可以收取高利润,这是高科技企业的商业模式。因此资金都会投入到垄断性的平台,没有投入到增加TFP方面,这可能是经济学家和监管部门失败的地方。”

人民币与美元存在互补性

谈及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罗默认为,中国有两个非常大的机遇:一是发展一个更好的、基于股权的融资系统;二是在城市发展方面,可以通过“一带一路”进行,在”一带一路“上做大规模的基建或城市设计。

周小川则表示,中国不管在银行市场、保险市场、资本市场,外部资金或者外部机构所占的比例还非常低,所以有很大的潜力。“对外开放过程中,本币要从过去的估值扭曲、限制较多慢慢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兑换,这当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一定要注意当前世界资本市场有时候是有异常流动的,同时还要有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必要的管理。”

周小川也认为,人民币与美元之间存在互补性。“人民币的使用和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补性,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美元波动了、流动性不足了,这创造了机会,大家寻求使用人民币。”

周小川回忆称,从他当时做央行行长的角度来讲,那个时点对于人民币的需求超出了预料,“大家既然有需求,而且对于全球的贸易结算、贸易融资,对于邻国金融信心的稳定有好处,我们就要推进。”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已经打好基础

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周小川建议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咨询委员会于6月13日正式成立,将讨论如何建设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我始终认为金融中心的核心可能就是资本市场里的这些内容。”

周小川提到:“我们的咨询委员会还没开始正式讨论,先出了几个题目,例如强调股权市场的重要性,强调标准必须要提高,特别是提高会计标准。同时还要考虑和国际标准接轨,货币可兑换程度也需要提高。我们需要按照标准强化金融市场监管。此外,人才聚集、信息通畅等都需要往前推进。上海这些年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建成国际金融中心还需要做很多事。”

罗默也认为,股权融资是为公司提供资金非常好的一个方法,债务融资有时则是危险的,他建议中国应该进一步加大股权融资的力度,“帮助一些新公司创造价值,通过股权融资是比较合适的选择,如果越来越多的企业依赖债务融资,我们会非常担心。政府应该更好的监管,避免周期性的债务危机和债务崩溃。”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