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江西“存在感”急需提升,南昌打造大都市圈提高省会城市首位度

第一财经2019-06-16 12:49:47

目前南昌与周边的几个中部省会在主要经济指标上都存在明显差距,并且这种差距还有扩大的趋势。近年来南昌始终只是在周边20几个县市有影响力,超过这个范围,影响力就比较弱。

近年来,各地都在着力打造强省会、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地处中部的省会城市南昌也在努力提升“存在感”。

“存在感”较弱

根据江西省当地媒体近日公开的新闻报道披露,江西省民政厅近期先后两次召开部分行政区划调整座谈会、全省区划地名工作会议,省会南昌市部分市辖区主要负责人参会。

这也被视为南昌将积极做大做强城市平台的一个信号。目前,南昌市辖三县(南昌县、进贤县、安义县)、六区(东湖区、西湖区、青云谱区、湾里区、青山湖区、新建区)、三个国家级开发区(南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南昌小蓝经济技术开发区)和红谷滩新区、临空经济区、综合保税区。

2018年南昌的统计公报显示,截至去年11月末,全市户籍总人口531.88万人,年末常住人口554.55万人,相比“中部四虎”——武汉、郑州、长沙、合肥,均有不小的差距。

中心城区人口规模是衡量一座城市集聚和辐射周边地区能力的重要参考。根据《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7年南昌城区人口为277万,而同期武汉为868万,郑州为638万,长沙532万,合肥也接近400万。由于中心城区规模偏小,也影响了城市集聚和辐射周边的能力,南昌的中心性相比中部四虎要弱不少。

在经济总量方面,2018年南昌GDP仅为5274亿元,而同期武汉、长沙和郑州均已进入到万亿俱乐部行列,合肥也达到了7822亿元。在中部六省会中,南昌位居第五,仅高于太原。

从纵向看,2006年南昌GDP为1184.6亿元,高于合肥和太原,在中部6省会中位列第4,但到2018年,南昌仅为合肥的67.4%。尽管合肥有“三分巢湖”的因素,但从十多年来的增长态势来看,南昌增长也较为缓慢。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8年的12年间,南昌GDP总量增长了3.5倍,不仅远低于合肥,也明显低于武汉、长沙和郑州,仅高于受能源经济下行影响较大的山西省会太原。

表1:2006年-2018年中部6省会城市GDP变化

(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统计公报统计)

江西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麻智辉对第一财经分析,目前南昌与周边的几个中部省会在主要经济指标上都存在明显差距,并且这种差距还有扩大的趋势。同时,在城镇化水平、对人口、人才的集聚能力方面,南昌与武汉、长沙、合肥这几个周边省会也存在明显差距,并且长沙、合肥等城市增长的速度都明显超过了南昌。再次,南昌作为省会,在全省的首位度近年来都没有明显提高,“这个首位度也是比较低的。”

数据显示,从南昌在全省的首位度来看,2018年南昌GDP占全省比例为23.99%,虽高于郑州的21.1%,但明显低于武汉(37.7%)、长沙(30.2%)和合肥(26.07%)。

在产业结构上,尤其是科教力量、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面,差距也十分明显。2018年南昌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为1055家,同期武汉为3527家,长沙和合肥也都超过了2000家。因此,从综合实力来看,南昌在中部省会城市中的“存在感”有待提升。

当然,这种“存在感”较弱,也与江西特殊的地理区位有关。从地理位置上看,江西靠近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闽南三角洲三个经济发达地区,受周边影响较大。比如,赣东北地区与长三角联系紧密,赣南地区与珠三角、闽南地区联系更为紧密,而江西西部的萍乡则与湖南联系紧密。

麻智辉说,由于长珠闽更为发达,加之南昌中心引领作用不够,因此赣东北、赣南等地的人力、资金等要素被长珠闽“虹吸”更为明显。近年来南昌始终只是在周边20几个县市有影响力,超过这个范围,影响力就比较弱。

此外,南昌的“弱势”在一定程度上也与南昌乃至江西的高教资源较为薄弱有关。周边的几个省会中,武汉是大区中心城市和全国5大高教中心,坐拥武大、华中科大等一众名校;长沙则有中南大学、湖南大学等学校;合肥也有中国科技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理工科名校,在这个基础上,这三个城市近年来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都十分迅速。相比之下,南昌的高校实力差距不小。在我国经济进入到转型升级新阶段后,高教科研院所资源对人才集聚、区域经济的影响日渐凸显。

做大做强城市平台

因此,做大做强中心城市,提升南昌集聚和辐射周边地区的能力就显得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现如今文化贸易等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势头迅猛,而这些产业资源主要集中在中心大城市,在中西部地区,主要是省会城市,因此只有提升省会城市的首位度,做大做强城市平台,才能带动所在省域经济的发展。

湖北省社科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说,在中西部进入到工业化后期之前,区域经济发展需要一个增长极,以增长极带动周边区域的发展。由于每个省份最好的研发、高教、金融等要素资源集中在省会,如何突出省会的带动引领作用十分关键。

而要突出省会的带动引领作用,就必须做大做强城市平台,提升省会城市集聚和辐射周边资源的能力。这个过程中,通过行政区划调整是一个重要的途径。

省会城市通过行政区划调整,并入周边地区,打造强省会,在在全国已有先例。2011年,安徽“巢湖撤市”,原地级市巢湖的居巢区、庐江县划归合肥; 2016年,四川的简阳市正式划归成都代管;2017年,陕西西安代管西咸新区;2019年,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新济南”的GDP总量进入全国城市20强。

在江西,加快行政区划调整的呼声也不少。江西省人大代表叶敏健建议:“适时启动地级市之间的行政区划调整,争取划入部分临近县市,如‘丰樟高’、奉新、靖安、永修等传统经济腹地县市,增强南昌城市规模和经济腹地”。江西省人大代表姚宝山建议, “做大做强省会城市,把丰城、高安、奉新、永修划归南昌,发挥南昌辐射作用”。

麻智辉说,南昌在全省的首位度低,在中部地区乃至全国的影响力都比较小,因此通过行政区划调整的方式,使南昌尽快做大做强,有利于南昌发挥核心增长极的作用。

在行政区划调整之外,加快打造南昌都市圈也是发挥南昌中心城市引领作用的重要一环。去年7月召开的江西省委十四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提出‘一圈引领、两轴驱动、三区协同’区域发展战略,要求充分发挥省会城市的龙头引领作用,打造融合一体发展的大南昌都市圈。

今年3月,江西省印发《关于支持大南昌都市圈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从建立协调工作推进机制、构建高质量现代产业体系、完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体系等9个方面出台50条措施,全力支持大南昌都市圈发展。

大南昌都市圈涉及南昌、九江、抚州、宜春、上饶等5个设区市发展。《措施》提出,加快推进昌景黄铁路、昌吉赣客专、赣深客专、安九客专等铁路建设,推进昌九客专、吉抚武温铁路前期工作,积极推进常岳昌、昌福客专规划研究工作,构建南昌“米”字形、九江“十”字形高铁枢纽。

麻智辉告诉记者,大南昌都市圈不仅局限于南昌市,而且还包括了周边密切联系的地区,通过与周边地区联动发展,可以增强南昌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力、影响力,发挥南昌对全省的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表2:中部6省会2018年相关经济指标

(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统计公报、公开资料制作)

责编:杨小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