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对话纽约梅隆银行中国区总裁许晟:在中国金融再开放中找到业务关联点

第一财经2019-05-13 14:26:41

简介:很容易说中国市场巨大、可以赚很多钱,但为何没有那么多人赚到?

中国金融业开放正在加速。近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宣布,中国近期将推出12条新措施,进一步扩大银行业保险业的对外开放。从取消持股比例限制、降低进入门槛,到拓宽在华业务范围,又一轮金融业对外开放蓄势待发。

随着开放加深,“狼来了”的声音又开始出现。贴着高科技、大体量、高效率标签的“华尔街之狼”,是否真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回答这一问题,需要了解外资机构最真实的想法。

“我个人真没有觉得狼来了。过去一段时间其实国内金融机构增长速度非常快,在过去10到15年间实现了规模效应。”纽约梅隆银行中国区总裁许晟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称,中国各行各业都足够大,大到不需要那么担心一个新来的WFOE(外商独资企业)会抢走资源。

在他看来,一个外商独资企业要去变成一只狼,还是比较遥远的事。

进入中国25年,至今只有两家分行

纽约梅隆银行(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ORATION,简称BNY Mellon)成立于2007年,来自纽约银行(The Bank of New York Company, Inc. ,NYSE:BK)和梅隆金融公司(Mellon Financial Corporation,NYSE:MEL)的合并。合并之后,纽约梅隆银行也从银行服务扩展至资产管理、投资服务等更加综合的金融领域。

2017年,纽约梅隆银行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主营投资业务管理的外商独资企业(WFOE)——纽银梅隆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纽约梅隆投资”)。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纽约梅隆投资管理资产1.7万亿美元,托管资产33.1万亿美元。

纽约梅隆银行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实在是一个现代奇迹”,希望成为一家可以提供一整套精细服务的投资服务公司,来“推动、管理和保障中国投资者的资产畅行全球资本市场”。

不过,20多年过去,目前纽约梅隆银行在中国境内仍然只有北京和上海两家分行,没有支行或营业部,全部员工只有120人左右。

实际上,这与纽约梅隆银行的业务结构有关。

在中国,纽约梅隆银行的主要客户都是同业或机构,没有零售类业务。主要业务包括四类,一是资金管理,服务中资银行在海外的美元支付结算、贸易融资等;二是作为托管银行,服务于境外的投资者进入中国的资本市场,以及境内的机构投资者投资海外的市场;三是DR(Depository Receipt)业务,即存托凭证;四是信托银行业务,许多资本市场交易需要委托独立第三方作为信托银行。

不过现在,纽约梅隆银行看到了新的机会。“我们是跟着客人走的,”许晟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第一个40年是经常项下为主的,而2018年提出的深化开放举措,主要是资本项目之下的。最典型的就是各种“通”——沪深港通、ETF通、债券通等等。

同时,从市场开放到金融服务业开放,大型外资金融机构可以在中国境内设立自己的WFOE。

资本项下的开放,让许晟看到了高度的关联性——作为一家托管银行、信托银行,可以帮助中国的客户到美国市场去,也可以帮助海外的客人到中国来,扮演一个跨境服务中间桥梁的角色。

他认为,过去五年,中国在金融科技、移动支付领域的进步,对外投资和“一带一路”的确立,以及金融业一步一步向海外金融机构开放,正在逐渐成为新常态。

在这个过程中,包括纽约梅隆银行在内,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应该找到自己的关联度在哪里。

“这个市场中有很多参与者,非常容易说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赚很多钱。但是,事实上,为什么没有那么多人挣那么多钱?”许晟对记者称,这是因为没有找到真正符合自己“新常态”特征的准确定位,没有进行匹配。

在他看来,从纽约梅隆银行的角度,新常态里的一个关键点,就是资本项目的开放。

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

受美联储停止加息影响,美国利率环境发生逆转,纽约梅隆银行一季度财报没有达到分析师预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

“集团其实对寻求一个业务增长点的诉求是非常强烈的,因为纽约梅隆银行目前还是以美国本土业务为主。但在哪里能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我觉得中国现在在全世界都是一个讨论的热点。”许晟说,作为中国区总裁,他需要向集团内部讲好中国故事,让总部认识到这一市场的重要性,并增加对中国投资的资源。

在他看来,中国本土金融机构已经形成规模效应,对外资机构而言很难逾越,而外资机构的进入还面临更多挑战,对市场的了解、对文化的了解、对监管的适应,这些都不是壁垒,但都是需要被认真对待的课题。

“很难说这次开放,一下子就把很多狼放进来了,”许晟认为,做好自己的功课,找到差异化竞争的优势,才是外资机构目前最应该做的。

让许晟感到高兴的是,当前的监管环境有越来越多双向交流的机会。比如,QDII额度不够的问题,保险公司海外资金运用法规落后的问题,都在和监管的交流中推动解决。

当前QDII总额度在1030亿美元左右,占到中国可投资资产规模约0.5%。许晟认为,这个额度明显偏小,未来提高额度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现在监管层的态度很开放,也很欢迎我们。”他告诉记者,纽约梅隆银行主要阵地在海外,可以为国内的QDII出去海外提供服务,而中国的监管层也很愿意听到,海外业务开展的真实故事。充分了解,有利于监管层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更加充分地考虑到中国投资者在境外投资的需求。(记者齐琦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