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一轮贸易谈判开始,日本如何扯WTO大旗接招美国

第一财经2019-04-15 20:11:42

简介:在咄咄逼人的美方谈判队伍面前,能救日本一把的,还有WTO规则。

拖了两年多,日本终于要面对一场对美棘手谈判了:4月15~16日,日美第一轮贸易谈判在美国华盛顿举行。

日本经济再生担当相茂木敏充日前宣布了这一消息,他预期周一(15日)的谈判将是“坦率的”,且谈判内容主要在于定调。

“主要内容是关于我们将讨论哪些领域。” 茂木敏充强调说,“主要是在货物领域。我将尽我所能进行彻底讨论,以便产生符合国家利益的良好结果。”

茂木敏充之所以强调“货物领域”的原因在于,日美之间对自贸协定的理解从一开始就差异明显:日方反复表示要谈的仅是货物贸易协定(TAG),即谈判对象仅涉及货物贸易,不包含服务贸易,但美方一直表示要谈的是自贸协定(FTA)。

更令日方头疼的是,美方执意要将农业纳入谈判范围之中。对此,在谈判前夕日方高级贸易官员选择以匿名形式对媒体强硬放风,日本在此次谈判中谈的内容比2018年日美9月首脑会谈中所应允的“什么也不会多、什么也不会少”。

此前,日美元首在该会谈中曾确认,“日本市场开放度将以此前经济合作协定所做承诺(的程度)为最大限度”,这即意味着,日本不打算做出超过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前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贸易承诺。

该日方匿名官员同时指出,双边贸易是相互的,如双边谈判没有来自于美方的重大让步,这将违反世贸组织(WTO)第24条的规则。

WTO前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也许美国这样的国家喜欢双边选项,但日、欧没有双边解决的方式,因此必须选择多边。

CPTPP给了日方底气

此前,因美国政府暂时停摆,美日自贸谈判被迫从1月中旬推迟至3月,后又因美方忙碌作罢。不过,日美之间所剩时间有限: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即将访日,双方经贸官员还是希望在此之前能将一些成果摆在日美两位元首面前。

考虑到美日各自的政治诉求和日程表,双方均希望能够迅速达成一项类似于“货物贸易协定”(TAG)的早期收获协议。美方希望在2020年总统大选之前完成这一谈判,而日方原本也希望能在今年4月的地方选举和7月的参议院选举前锁定早期成果,以避免该议题在日本国内选举中被泛政治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CPTPP生效后,美国国内对同日本缔结自贸协定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3月12日的一场参议员听证会上坦承,伴随CPTPP生效,目前“形势不好,而且变坏速度也非常快”,且考虑到日本在CPTPP中的主导地位,美日之间达成一份好的协议将有“本质上同TPP一样的效果”。

拉米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因为有日本,TPP没有石沉大海,“日本做得比我想象中好多了,我以为他们做不到,结果他们做到了。在我看来,美国退出是巨大的错误。”拉米还表示,“如果我是日本,我会希望未来十年内美国能进入TPP。”

莱特希泽在前述听证会上则表示,目前CPTPP和欧盟-日本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的实施确实令美方感到压力。“考虑到目前日本的市场情况,我们必须朝这个方向努力。”莱特希泽坦承,美日之间谈成的这份协议需要有TPP一样的效果。

目前在CPTPP已生效情况下,美国面临着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农产品的强有力竞争。以牛肉为例,CPTPP生效后,关税减免至27。5%,来自CPTPP国家的牛肉对日出口量猛增至上年同期的约1。5倍,而美国牛肉则仍需面对高达38。5%的进口关税。

日本方面也倾向于达成一份早期收获协议。大部分日本政界人士认为,谈判进程快的话,日方就不需让步太多,即日本的关税让步力度不会超过TPP和CPTPP的范围。

美国以农业问题施压

美国农业部长珀杜在4月11日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希望日美能够迅速达成一份快速协议的观点。

莱特希泽在前述听证会上则指出,“要达成一份FTA肯定要花一段时间,但我的观点是,我们可以先就农业领域和其他一些领域进行谈判,让这些领域能更早地实现平衡。”

对此,前述日方匿名官员则表示,不太可能先完成一个农业协定。

一位在美国专门处理国际贸易纠纷的律所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他认为贸易看起来是美日谈判中的一个绊脚石,美国希望为对日出口农业产品扩充市场准入,而且可能会要求日本对美提供超过TPP中所承诺的一些让步行为。

“当然,美日之间在汽车类产品方面的谈判,是特朗普政府的另一个政策重点,也可能会引起争议。”前述资深人士指出。

目前美国商务部已经如期将针对进口汽车及零部件“232调查”的调查报告提交给特朗普,该报告对美国是否应当以及如何推出“汽车税”给出建议。不过在做出是否征税的决定之前,特朗普政府选择暂不公布该报告的具体建议,其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希望以此作为砝码推动对欧和对日谈判,不过按照美国商务部给出的日程,特朗普需要在5月中旬作出最终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日方此次还祭出WTO大旗。“(如日本单方面对美妥协)而美方不对日本妥协的话,这种行为在WTO体系下是非法的,且不可能得到日本国会的批准。”这位日本高级贸易官员指出,这与WTO第24条不符,该条约规定自由贸易协议涵盖两国之间的“几乎所有”贸易。

总体而言,对于美方主导的双边贸易谈判,在拉米看来,在市场准入上,是有作用的,且是双向的。

但现实情况是双边协议在解决结构性问题上不是很有效,比如津贴,双边怎么能协商津贴呢?拉米说,而且在未来市场准入中,双边关税会越来越少。通过降低关税来开拓贸易的余地正快速下降,而未来更多会在规则上进行谈判,而规则是多边问题。

拉米对第一财经记者强调,他认为,未来还是要继续通过多边主义机构来解决贸易协定问题的,“这是无可厚非的”。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